万和城手机注册-日本陷65年来最严重衰退 “安倍经济学”或黯然谢幕

万和城手机注册-日本陷65年来最严重衰退 “安倍经济学”或黯然谢幕

  65年来最严重衰退! 疫情致“安倍经济学”黯然谢幕?

  作者: 潘寅茹

  新冠肺炎疫情剧烈冲击日本经济。

  日本内阁府8月17日发布的2020年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初值显示,日本二季度实际GDP环比萎缩7.8%,按年率计算为萎缩27.8%,跌幅远远超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创下的17.8%。

  这一数值符合市场此前预期。由此,日本经济出现了1955年以来最严重的萎缩。这也意味着,作为全球第三大经济体,日本经济已连续三个季度出现下滑,此前主要受到国际贸易紧张局势和销售税上调的打击,此次则是直面疫情的冲击。

  而自6月中下旬以来,在日本卷土重来的疫情也加剧了各界对日本经济复苏的前景。因此,有经济学家呼吁政府出台更多救援措施。

  全国日本经济学会副会长、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日本经济中心主任陈子雷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安倍的任期在明年秋季结束,进入尾声的‘安倍经济学’很难达到高潮。今年以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加速了经济的下滑,而安倍政府应对疫情的政策操作空间有限,因此极有可能留下负遗产,这无论对于日本经济还是中日关系而言,都是非常值得担忧的。”

  紧急状态的代价

  今年第二季度,恰逢日本为期5周的“软性抗疫”。4月初,东京、北海道等疫情严重的七地率先进入“紧急状态”。鉴于当时的疫情并未得到有效缓解,日本政府宣布,自4月17日起,日本全境进入“紧急状态”。这也是日本战后以来,首次因公共卫生事件进入紧急状态。

  4~6月,日本私人消费环比下滑8.2%,导致日本当季GDP缩水4.5个百分点,私人消费一般占日本经济比重达50%。此外,资本支出下滑1.5%,好于市场预期的4.2%下滑。出口下滑17.8%,导致GDP下降3.1个百分点。

  在不封城、不强制限制出行的“紧急状态”,日本疫情得到显著缓解,日均确诊人数一度跌至二三十例。因此,日本政府在5月25日宣布日本全境解除“紧急状态”,47个都道府县的经济生活恢复正常。

  日本财务省8月11日公布的国际收支初步统计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日本经常项目顺差减少至7.31万亿日元,同比下降31.4%。这也是自2015年以来日本经常项目顺差首次在上半年降至10万亿日元以下。数据还显示,日本6月经常项目顺差同比下降86.6%至1675亿日元,同比降幅较5月骤然扩大。

  日本经济再生大臣西村康稔17日上午表示,日本经济状况严峻,但GDP萎缩幅度小于欧洲和美国,希望美国、欧洲和中国经济复苏带动日本出口。将在必要时做出调整,同时关注新冠肺炎疫情和经济发展以及对民生的影响,经济在4月、5月触底后,政府将继续尽最大努力恢复经济。

  疫情反弹危及第三季度经济?

  正当所有人都认为日本疫情已经得到初步控制的时候,日本疫情却匪夷所思地迎来了第二波暴发。

  综合日本厚生劳动省每日汇总的地方数据,日本7月上旬累计确诊为2万例,7月下旬累计超3万例,到8月3日超过4万例,而如今仅仅1周时间,累计确诊患者猛增了1万人,增速节奏不断加剧。进入8月以来,每日确诊人数均超过千例。

  对此,日本国立感染症研究所的最新研究称,目前日本新增确诊病例大多属于变异后新冠病毒感染者。而此处所谓的“变异”,是指在此前欧洲相关基因序列的新冠病毒基础上,进一步发生了6个碱基变异。日本国立感染症研究所病原体基因组解析研究中心主任黑田诚表示,目前尚无研究表明这些碱基变异与病毒传染力的升高有关系,也不能认为基因变异就出现了新的病毒。

  7月,原本日本政府计划启动了一项旨在重振国内旅游和刺激消费的Go to Travel项目,覆盖日本全境。但是,随着人们对疫情在东京蔓延的担忧加剧,东京最终被排除在外。鉴于疫情的反弹势头,不断有地方政府呼吁民众不要跨地区出行。由此,这一项目的初衷也被大打折扣。

  此外,原计划在7月底举行的东京奥运会也因为疫情延期一年。而东京奥运会曾被日本各界寄予厚望来拉动经济复苏。

  日本信用调查公司“东京商工调查”8月11日发布的7月企业破产统计数据显示,负债1000万日元以上的企业破产数达789家,连续2个月刷新历史纪录。疫情相关的破产有89宗,继续保持在较高水平。该机构警告称,日本政府推出的紧急经济对策导致部分企业破产的时间延后,今后有可能会逐渐显现出来。

  陈子雷认为,日本经济要在第三季度出现正增长,关键看复工复产的程度。“短期内,要看还有哪些经济刺激政策可以实施,包括之前经济刺激政策的后续效应,对企业个人的援助计划的效果能否显现等。”他说,“目前看是经济增长滞缓。”

  “安倍经济学”或黯然谢幕

  在陈子雷看来,“安倍经济学”的三支箭从2013年射出后,货币政策实际上产生了一定效果,但也不及预期,因为当前依旧未达到通胀2%的目标,但对股市的反弹、日企税后保留利润的增加,还是起到一定作用的;在财政政策方面,公共债务没有减少,固定资产的投资、公共投资等也基本上没有增长;增长战略方面,距离把日本建设成一个国民人人都能在家庭和职场活跃的“一亿总活跃社会”目标,尚存距离。

  “因此,疫情当前,再加上距离安倍离任还剩一年左右时间,要使经济恢复高峰,尚存困难。”陈子雷说道。

  目前,据第一财经记者梳理,日本政府先后因疫情的援助资金占到GDP的40%,包括保留工作的补贴、贷款担保和现金补助,防止企业破产和官方的失业率激增。不过,仍有分析师预计在秋季出台更多的援助。日兴证券经济学家丸山正义(Yoshimasa Maruyama)表示:“无论政府是否会从其他地方带来更多资金,肯定会出台另一套应对措施。”

  在陈子雷看来,日本政府当务之急,就是尽快改变人们的预期,调整政策。“但是鉴于政策进入瓶颈期,‘安倍经济学’尚未达到高潮便谢幕,也是大概率事件,”陈子雷说道,“短期内要立竿见影,还是靠投资。但当前,企业财政状况恶化,投资的资金从何而来,也是一大问题。之前安倍政府出台的救助措施,主要还是针对个体。对于日本企业来说,唯一的出路,便是在仍旧保持增速的市场寻找投资机会。”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刘玄逸

Leave a Comment